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CREIA新闻稿

李俊峰:电网私有化有三个根本问题无法解决

2013年12月13日

针对近期德国爆发的反电力私有化浪潮,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他认为电网私有化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成本上升,并且有三个根本性问题靠电网私有化无法解决。

记者:近年来,西方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其结果是什么?

李俊峰: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全球范围内,尤其是西方国家进行的电力体制改革,呈现出明显的电网私有化倾向。类似的改革已经持续了十几年,我个人认为,这种改革并不成功,其带来的好处远远无法抵消带来的问题。这种改革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使客户的用电成本上升,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最典型的国家和地区包括英国、德国、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等,其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是全球电价最高的地区之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这个问题让人反思。我认为,私有化条件下充分的市场竞争必须是有条件的,应该受到各种约束。近期,德国民众反对电网私有化的呼声,就很好地证明了私有化是一个值得我们反思的方向。

记者:除了让用电成本上升,西方国家的电网企业私有化改革还有哪些弊端?

李俊峰:从西方国家电网企业私有化改革的教训来看,有三个根本问题是靠私有化无法解决的,而这三个问题在国有化的前提下较容易得到解决。

第一是电力普遍服务的问题。电网企业要向更广泛的区域供电,有时不得不面临投入远远大于产出的情况,比如说为一些偏远地区的居民用户架设输电线路的成本,是无法靠售电收入弥补的,而私有企业的本质特征是利益最大化,这就导致其在为用电客户提供电力普遍服务时有所保留,也就会影响偏远地区的居民用电。

第二是环境责任的问题。新能源发电在接入电网时,有时会导致电网波动,在一些补贴政策不到位的地区,新能源发电接入电网的成本也高于传统电源,私有企业首先要考虑其自身的投入产出比,这不利于新能源接入电网,也不利于企业在环保方面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第三是效率问题,西方国家的电网企业在私有化之后带来扯皮、效率下降的例子屡见不鲜,而这些问题对国有企业而言都是很容易解决的。

记者:有人提出拆分电网有利于提高效率,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俊峰:有人一提电力体制改革,首先就想到拆分电网,然后再将拆分后的小电网进行私有化,还说这有利于提高效率,我不赞同这种观点。拿我国举例,山东要从宁夏买电,中间需要跨越好几个省,这个通道走廊的问题如何协调?现在大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强有力的输电网作为支撑。可我们再看看西方国家就有了比较,美国搞了这么多年的电力市场改革,将电网拆成了若干个小电网,结果导致其跨州送电成了极其困难的事情。德国也是如此,从德国北部到德国南部,建设一条输电通道扯皮就耗费了20年,至今都没有修通,这明显不是在提高效率。

记者:我国未来的电力体制改革应该在什么轨迹下运行?

李俊峰:我们在看待电力体制改革的问题时,要考虑到电力行业是一个特殊行业,有其自然垄断属性。电力体制改革如果只是简单地拆分电网,或将电网企业私有化,无助于解决现有问题。

问题要在进行电力体制改革的时候充分讨论,电力体制即使要进行改革,也要从“提高效率、加强监管”的基本原则出发,而不是拆分电网,因为拆分电网不能解决现有的矛盾。中国与欧洲小国不同,是一个家大业大的国家,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必须要经过深思熟虑,要认真讨论,充分考虑到改革的困难、可能出现的问题,要对此做出预判,否则就会适得其反。某些细节问题必须要考虑清楚,这么大的电力系统进行改革,首先要明确改革的目标和方向,然后再考虑现有体制能否满足。如果不改体制和决策机制,仅仅进行物理上的拆分,无异于增加冗余机构,与改革之前相比不会有任何区别,这样的改革是没有意义的。

来源:国家电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