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CREIA新闻稿

绿色电力证书十问十答

2017年02月07日

问题一,为什么搞这个证书?“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其中“降低财政资金直接补贴强度”主要还是解决未来补贴来源问题,现在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主要依靠附加费,且上涨难度很大,因此再搞一个绿色电力证书制度解决补贴问题;“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应该是降低弃风和弃光率,但是按照现在这版政策恐怕难以达到这个目的,原因见下一个问题解读。


问题二,谁来买证书?“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购买证书的主体目前基本涵盖了所有的社会主体,包括个人,连政府都可以拿钱购买,且并无强制性要求,因此被称为自愿购买。当电网企业和火电企业没有强制配额的情况下,是无法通过证书来解决弃风和弃光率的。


问题三,目前不强制,以后会不会强制?“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在2018年,将会进行强制考核,但是考核谁,现在不清楚。目前两种思路,1.考核电网公司,通过对电网的配额考核,让电网想办法把绿色电力卖出去,这个比较类似国外电力市场的模式;2.考核发电企业,之前曾经出过一个发电企业的征求意见稿,遭到发电企业的极力反对,主要内容是发电企业的火电电量要配相应的证书,这会对发电企业在分配发电量时向可再生能源电源倾斜,并且鼓励发电企业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但这两种思路,都在酝酿中,究竟选择哪一种,也要看电力市场的改革情况。


问题四,什么样的项目可以产生可再生能源证书?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分布式光伏发电、生物质、海上风电都没有证书,正常领补贴。


问题五,风电、光伏项目卖证书和领补贴有何区别,证书能卖多少钱?估计这个是项目业主最关心的问题,“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这句说的很明白,补贴和卖证书的钱二选一。“认购价格按照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证书的上限价格即为该绿色电力的补贴强度。举个例子,标杆电价的风电0.61,当地火电标杆0.35,那么这个风电的证书最高价为0.61-0.35=0.26,卖证书只能比这个低,不能比这个高。那么这样的话,光伏就比较没有竞争力,如果当地光伏是0.9的标杆电价,那么光伏项目的证书是0.9-0.35=0.55,同样的证书,比风电的证书贵很多。


问题六,既然这样,业主还有什么动力卖证书。最高也就是收到补贴的钱,还不如等补贴?等补贴估计要等很久,如果证书能迅速卖掉,且价格接近补贴,业主可以考虑通过卖证书迅速回款,优化现金流。并且,2016年很多光伏项目竞价之后,补贴强度已大幅下降,不比风电贵多少。


问题七,我是消费者,我买了证书有什么好处?目前政策是自愿政策,类似早期的自愿碳减排,购买主要是对自身可再生能源目标达成的需求,类似很多国际大公司,没有实质的好处。


问题八,我的项目选择卖证书了,是不是永远不能领补贴了?不是的,“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只有证书包含的这部分电量没有补贴了,其余电量还是有的。


问题九,企业卖多少证书?企业最好先找到有意向购买证书的买家,在充分沟通的基础上,根据买家的需求再申请证书。在挂牌信息中包括项目较为详细的信息的,所以买家可以选择买哪些项目的证书。


问题十,证书能否有做市商?现在不能,“证书在有效期内可以且仅可以出售一次,不得再次转手出售。”所有证书,只能交易一次,不能倒手倒卖。


最后总结一下,对于可再生能源项目来说,目前证书只是一个选择,不申请证书还是照常领补贴。对于市场来说,证书的需求,在开始的时候肯定是非常小的,毕竟这个类似公益,完全靠购买方的社会责任。类似配额的市场建立都有一个过程,包括碳交易等配额类交易标的,都是从自愿到强制的,自愿市场是一个必经阶段。很多人估计对绿色电力证书的政策期待很高,希望一步到位解决可再生能源的所有问题,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要考虑多方利益诉求,整个政策的推进只能是渐进式的。现在我们连电力市场都没有,谈可再生能源电力捆绑证书一起销售,还是太早了。时间太短,仓促写了这个解读,不准确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包涵。

 
来源:creia 彭澎